2019新banner

106/05/04北區河川社群平台座談會會議記錄

北區河川社群

時間:2017/05/04 (四)

地點:新店崇光社區大學

議程:

時間

流程

主持人

13:30-14:00

報到

 

14:00-14:10

北區河川社群介紹

林淑英老師

14:10-14:40

前瞻基礎建設之水環境建設整體計畫報告

水利署

14:40-15:20

  1. 論壇規劃說明
  2. 水環境建設民間意見報告

楊志彬/論壇規劃說明

楊佳寧、劉柏宏/全國水環境改善計畫

林海珍/推廣水資源智慧管理

黃于玻/中央管河川、天花湖生態水庫

徐蟬娟/水患治理監督聯盟流綜小組召集人

丁澈士/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工學院院長

葉日嘉/新竹縣頭前溪城鄉好生活促進會總幹事

吳仁邦/台南市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

梁蔭民/雙溪生態水庫

15:20-15:50

水利署回應民間提問

水利署

15:50-17:30

綜合座談-主題:水環境建設建言

林淑英老師

17:30

賦歸

 

 

 

楊志彬:

l   在現在高張力的氛圍下,要進行討論很困難,能夠促成這三場對話也許可以算是前瞻。

l   首先,我們要有面對爭議的勇氣,而署長也願意面對,促成雙方對話;其次,這是一場沒有結論的會議,作為這場活動溝通的前提條件,因此不會有前瞻計畫過與不過的決議,我們透過搭橋讓彼此之間的意見跟道理可以互相理解;第三,希望未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裡面透過公私協力達到四個目標,希望可以制度化以前的經驗,民眾參與、資訊公開、生態優先、效益評核,若能在條文有一些文字,讓水利署化為具體的施行細則。

l   目前民間團體認為非工程手段,或者是水利署職責之外的事物應該也要放在計畫裡,優先考慮,這是一種共學也是一種診斷。即使民間團體對於前瞻基礎建設有一些疑慮,但大家透過這個計畫能有一些診斷跟掌握。

l   這次一樣是先透過推薦,邀請一些朋友在第一輪發言者,他們對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有些準備,會提出一些看法,接著是水利署的回應。第二輪則開放其他受邀的朋友發言,並請水利署回應,以及雙邊互動討論。

 

民間團體第一輪意見發表:

國家實驗院科政中心林海珍:

l   在智慧水管理的部分,智慧化後一定會產生數據要怎麼處理?

l   關鍵仍在水分配,但在未來情境下,要怎麼分配水資源?未來情境應該要讓大家參與智慧化過程。若是這樣就不會是單一組織,而是怎麼跟公民、跨部會的協調。公民能不能獲得數據做一些分析。水利署若願意整合單位,也有意願讓公民參與,那麼智慧水管理應以優先透過參與治理的方法模擬情境,剩下才交給系統規劃的廠商。

 

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黃于玻:

l   關於中央管河川 (水與安全的部分),四、五年前民間團體關心的是河川水泥化。現在我們看到水利署從完全防洪到景觀跟生態工程,甚至現在提出從景觀工程到地景的轉型。

l   全球氣候變遷有兩個手段,減緩跟調適,像是水利署有提到海綿城市或韌性城市的概念就是調適。在氣候變遷的情境下,熊可以讓皮毛愈來愈好,能夠禦寒,但太多毛也是累贅,所以熊會採取另一個措施,冬眠。水利署過去追求減少淹水面積,但若淹水一定會發生,那怎麼調適?像是東埔蚋溪的滯洪池。目前欠缺的是行動與工具,而公私協力能不能提供更多工具?

l   過去生態保育-資訊公開-民眾參與是惡性循環。民眾與民間團體看到環境被破壞,向政府單位抗議與投訴,資訊是被動公開且修正太慢,公部門對於生態保育是應付。未來應該朝向資訊主動公開,讓資訊透明,民眾信任公部門,並且參與合作,生態保育才有效。

l   過去都強調生命財產的安全,但是生命與財產不一樣是等同重要性。有些人可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私利,所以要政府保護,但這不一定公平。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工學院丁澈士院長:

l   媒體報導對於地下水有錯誤報導跟誤解。地下水是經過滲漏,流到地底下接著到海裡面去,但如何去利用地下水?補注區很快速地產生推壓流,速度非常快,有連通效應,但地下水流動快速要如何利用?剛剛有提到智慧水管理,地下水是三個月才公告一次,還要申請才有,使得地下水沒有有效利用。井水跟河水是相通的,但該如何聯合運用?

l   地下水是再生資源可以利用,地下水的儲量是開發,不是開採的概念 (對比於非再生資源),因為是可再生資源,所以他的單位是流量不是體積。

l   伏流水是否該開發?如何利用?過去我們開發不少輻射井,也有示範區。

l   如何把洪水變成水資源?地表逕流、地下水與伏流水的運用,要讓洪水資源化。像是大潮州地下水人工補注湖,讓洪水變成水資源,透過滯洪池增加地下水儲存量。

 

新竹縣頭前溪城鄉好生活促進會總幹事葉日嘉:

l   為什麼每個縣市不能有一個活水湖?要有這樣的環境應該不是太難的問題,

l   新竹東門城的護城河二十年前就有一次整治,去年有第二次整治,但第二次整治的成效沒有比二十年前做的整治好,現在沒有比較好,因為整個河岸變成一個表演平台與噴水池,本來應該是河道。

l   竹東旁邊有一條小溪,現在叫中興河道,以前叫竹東洗三坑。我爸爸小時候會在那邊游泳玩水,但我這個世代已經變成臭水溝。前陣子地方民眾畫了一張小地圖,但地圖裡卻沒有把河川畫出來,一條河川三個世代故事,意義不同,以前是玩水的地方,我這個年代是臭水溝,現在的學生則是看不見這條河。

l   最近竹東中興河道縣府有一些工程,馬政府時期風景小鎮的計畫,做河川整治,規劃案結案了,但都侷限在河岸上面與早期被蓋成停車場的開蓋。當時跟公所講,都說河岸的開蓋,但是河岸的景觀跟河底都是一樣。以往河川治理大家都說要開蓋,但卻不處理子母溝,也不想面對。除了開蓋也應該要掀底,但公部門的回應是預算或法規的限制上無法處理河底的部分。

l   去年新竹有停水一陣子,但當時自來水公司的停水公告是把區域跟時間公告分開來,連停水公告都寫不好。

l   未來水資源的建設應該朝向社區水資源的供給,而不是大區域開發。像是前陣子社區停水的時候,就是用自流水井方洗衣服,因此要讓水資源區域化,因為國家介入愈多,成本愈高。

l   五溝水幾年前在做整治,是因為八八風災山上的部落要搬下來,可是部落現在被劃設的區域是在野溪的滯洪區,永久屋建在馬勢野溪的滯洪區,必須把保原本的滯洪排掉。未來遇到相關永久屋的基地的時候,應與國土綜合調查結合,哪裡是適合當永久屋的基地,跟哪裡不適合必須要有基礎調查。

l   竹東人花了三、四十年把河搞爛,但我們沒有期望河川很快復原,因為河川復育需要不少時間,但應該要盡快復原。

 

梁蔭民:

l   從雙溪水庫來談,我的前瞻 (老百姓) 跟你的前瞻 (政府) 的差異。

l   雙溪水庫是在丁子蘭溪蓋水庫,這個案子從民國85年就開始了,但在二階環評的審查意見就是擺明要做雙溪水庫。

l   不過有沒有替代方案?以下是雙溪跟貢寮的居民、NGOs與個人的建議,一是基隆地區漏水率「前瞻處理」,立刻增加30%的自來水水源。現在政府說轉投資水公司的意思是什麼?就是補貼,應該要立刻投資的漏水率的修補,優先做。經費10億夠嗎?10億/40萬人(基隆市人口) = 2500(平均每人分配的預算),壓縮在三年內可以吧?不應該用轉投資一詞,因為是用稅金補貼用水大戶,但錢應該用在刀口上,但不應該是放著漏水不管,而去開發水源。

l   雙溪村聚落十分集中,汙水也集中,雙溪與貢寮生活汙水優先處理,枯水期雙溪河水仍可使用,經費不超過10億元。翡翠水庫集水區內戶數才個位數的小聚落都有汙水處理設備,但是雙溪與貢寮不可以?

l   雙溪人口老年化,休耕、棄耕與廢耕現象,因此建議補助雙溪、牡丹與貢寮,讓廢耕水田、梯田的農民管理田埂,存水於地,而非儲水於庫。可存水量大於雙溪水庫。

l   水田與梯田的復育可以帶動地景、生態、觀光、微氣候、有機農業、青年回流,這樣是不是前瞻?而且一年只要花一億。

l   正反雙方前瞻截然不同,反映不同的思維模式,但仍是掌握資源者決定,NGO只能繼續狗吠火車,不斷提醒。

 

楊志彬代楊佳寧博士發言:

針對水環境改善計畫提供以下建議

  1. 為了確保計畫品質,必須成立跨領域的專家輔導團。它的成員至少要包含工程、生態、景觀、都市計畫、流域文化、民眾參與這六個專業。這個團隊要負責審查各年度計畫、輔導不符合資格之計畫,還要定期公開各計畫之執行成效。
  2. 要建立跨機關整合平台。它分成中央和地方:中央設在行政院,負責協調中央機關;地方設在縣市首長或副首長辦公室,協調縣市內的各局處。
  3. 有了跨領域的專管團隊和整合平台,就可以落實手冊中所列的8項計畫審查的原則。
  1. 以系統整合性計畫為優先,意思是我們一定要好好善用前瞻計畫的機會,來做以前在單獨部門做不到的事情。
  2. 前瞻計畫的「前瞻」必須有個衡量的標準,在此我們給出定義:考量流域內越多數的人及物種越長久的生存,則越具有前瞻性。而這裡的「長久」至少是20年。
  3. 既然是水與環境,計畫必須要以「生態復育」為當然目標,而且必須以系統復育為優先,物種復育為次,以河川營力重建為優先,形態為次。必要時必須重新檢討治理計畫,尋求「還地於河」的可能。
  4. 計畫必須能透過具體的改善前及改善後調查,呈現對生態、生產、生活三方面的改善效益,而且完工後要追蹤調查二年。
  5. 計畫應該包含後續維護管理的機制,而且維護管理應該盡可能結合社區資源,培育河川公民。
  6. 規劃設計應該鼓勵跨領域團隊之創新作為,因此期程及經費要保有彈性,以因應跨領域團隊實驗新材料、新工法等創新作為之需求。
  7. 計畫應該落實民眾參與,這點我們已經有了堅定的共識。
  8. 如果地方政府提的計畫不符合前面這些條件,專管團隊要退件,堅持寧缺勿濫,但是也要輔導地方政府改善之後,重新提案。
  1. 建立督導機制。計畫成案後,評選/審查小組至少應含蓋生態、景觀、地方文史、工程領域之專家,並依計畫性質分配佔比。實際的審查工作,可以由縣市的顧問團擔任,而中央成立的專家輔導團要隨時查看階段性的規劃設計成果,並且持續評估計畫整體效益,作為後續計畫審查的依據。

這套機制要落實的前提條件是「不能趕」,預算不能趕著在期限內用完,而要保有彈性,今年沒用完的明年繼續用。跨域整合需要時間、機關溝通協調需要時間,創新作為需要時間,民眾參與需要時間。環境不是一兩天弄壞的,真正的環境復育也會需要一些時間。這可以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共同學習與成長的機會,我們希望水與環境的願景是前瞻而長遠的,這份理想必須跨越政黨輪替的時間尺度,而具有跨世代甚至跨世紀的格局。我們願意在這樣的格局之下,與水利署一同努力。

 

水利署第一次回應:

水利署河海組莊曜成組長:

l   基本上楊佳寧博士與劉柏宏老師的建議,在方向上跟水利署的想法一致,但是講得很容易,但落實有困難。目前水利署也找了劉柏宏老師一起合作。

 

水規所蔡展銘:

l   水利署目前正在規劃雙溪水庫。確實基隆漏水率是30%,若能完全解決就沒問題,但是基隆地勢高高低低,送水時加壓,管線也比較容易漏水。目前自來水公司已經編了一千億元正在改善漏水問題,但做是需要時間。

l   雙溪的生活汙水都在水庫集水區的下游, (梁蔭民老師表示但是取水的地方都在貢寮)。目前政府不會增加淨水廠,而是在改善淨水廠,新北市政府正在規劃當中。

l   水規所曾經想過水梯田,但到底共有多少公頃?經過調查約一百多公頃,一千多公頃是雙溪鄉誌裡面的資料,水規所有對這個數字查證。實際上,不是所有水梯田都可以復耕。若未來有要興建雙溪水庫,雙溪的水梯田也會共存共榮,也會做水梯田,因為仍有地方居民想要維護他們的水梯田。早年推動雙溪水庫反對的人居多,也沒有繼續做,但那時候基隆地區也沒有缺那麼多。直到100年基隆供水區開始缺水,才重新開啟這個計畫,而當初反對這個水庫的耆老,也支持。當初反對開發的民眾約有七、八成,現在變成支持的民眾有七、八成。未來雙溪水庫是透過公私協力,來跟地方探討。

 

水源經營組長林元鵬:

l   我若以自己是老百姓的觀點來看政府的投資,會覺得政府喊得都是口號。現在應該要做管理面,而不是硬體面,節約用水喊了很多年,直到去年水利法跟自來水法修法,推動節水技術,而工業用水的合理用水量也要抓回來。漏水率改善政府八年前到現在共投資一千億,未來漏水率會降低到14%,但不符合先進國家的標準。

l   如果水資源沒做跨域整合,老百姓就不能接受,河海跟水資源都是這樣,管理面一定要做,不能只是建設。

l   要怎麼運用地下水確實很重要,但需要很精細的設計,目前地下水跟伏流水各編列二、三十億。地下水每個地方的特色不一樣,需要因地制宜,因為地質差異,有些地質補助很好,很容易儲水,像是屏東高雄的地下水一定要利用。

l   比麟水庫跟高台水庫不是說現在要做就做,不做就不做,興建水庫是長期規劃。像是高台水庫目前有規劃,若將來有一天如果有需要,就會落諸實行。

l   會跟供水處處長講停水公告要做好

l   認同葉日嘉先生對於社區水資源利用的提議,但不是每個社區都有乾淨河川跟自流井,所以您的經驗是寶貴經驗。

l   每個水資源開發都有它的特色,像是地下水有備援能力與儲備能力、再生水可以給工業,不能給民生使用,因此不同水資源的開發與利用都要考量。

 

保育事業組長王國樑:

l   未來推動智慧水管理時,不會閉門造車,會跟科技部合作。像是數位建設裡面有提到水資源物聯網IOT概念,就是要讓資訊公開,否則資訊會進不來。

l   應用端的部分會跟防災、自來水網,節水技術的部份會結合。

 

水利署賴建信署長:

l   除了前瞻計畫之外,水利署還有重要政策的推行,像是逕流分擔、出流管制的法規已經擬定好,接著會到經濟部報告這個法規,而且計算方法也訂出來了。水管理的部分,用水計畫查核執法也都公告了,最近還核定水庫庫容維持綱要計畫,這些是沒有列在前瞻但有在做的事情。

l   近日署長到APEC擔任keynote speaker時,東南亞國家對於台灣的防災技術很有興趣。署長在交流提到智慧水管理不只是靠電腦,還是要人為判斷,而且能做資料加值。

l   要如何把大家給的建議化為實際可操作的方法並且落實是比較挑戰的地方。

l   于玻提到的建議,水利署會繼續落實。

l   最近在做地下水管制辦法有做一些檢討,地下水不是沒有用,所以有伏流水的計畫。

l   再生水是很前瞻的概念,但是有些地方下水道的接管率才30%,若編列兩百億可能花光嗎?這是很實際的問題。因此每項工作的預算分配是經過計算。

l   不是每個地方都要做活水湖,要看每條河川的生命。

l   剛剛簡報有提到目前國內自然海岸只有五成多,未來會繼續努力。

l   雖然新竹東城河的表演場所不一定是最理想的方法,但有時候從結果論來看,可能地方民眾是很喜歡。

l   現在的柳川是會讓人願意停留下來,而很多批評就讓台中市政府好好想想,或許可以跟台中市政府合作,讓柳川再進化,變得更好。

l   近年新竹缺水,頭前溪斷流,有些人會覺得是臨時狀態,但水利署同仁是沒日沒夜在努力。或許有很多人會給建議,但是就是沒水。過去在做水資源開發都是用缺水指數,用1當作是標準。區域計畫每個區域都是1,可是新竹河川很小,若以SI=1時,當人很少時,或許可以用寶一或寶二系統,但當很多人要用水時,應該是要讓北桃竹三個地方連在一起。水庫很小,以前很常先要大家停灌休耕,但若休耕現在就要花二十一億元的費用。若能讓石門水庫的供水壓力小一點,讓翡翠水庫的水可以支援板新地區,石門水庫就不用負擔那麼多水,就可以讓石門水庫的用水去支援新竹。我們從板新北水處跟台水公司支援的水價在今年三月做一個調整,過去水價是30萬噸5.2,再上面就是5.9,你調愈多就花愈多錢,台水公司用石門水庫的水不用花錢,花得錢比較少,但為什麼要調翡翠水庫的水,後來協調調整成38萬噸,超過38萬噸的水量才讓調得水價更低,變成3.5塊,希望可以盡量去跟翡翠水庫提款,桃園穩定新竹就會穩定。

l   剛剛提到雙溪水庫是要解決基隆缺水的問題,但是氣候變遷不能只看短期,而是要看長期調度的問題。大家不要以為翡翠水庫不會缺水,歷史是不斷在重演的,大家可能忘記民國九十二年台北市缺水的狀況,因此不能期待翡翠水庫不會缺水,有一天還是會缺水。

l   為什麼新加坡會發展再生水、海淡水要達到50%,是因為產業用水的需求。產業用水的需水量高,有很多部分是要用再生水,所以水利署會先把水帳弄清楚。

l   現在大家或許會覺得淡水河的堤防是安全的,但有可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因此水利署會進行堤防風險調查,因為提防裡面可能是空洞化,但是外面是好的。

l   社區水資源裡面非常好,但是實際上趨勢是人口往都市集中,變成鉅型城市的時候,還是需要穩定供水。有些水是現金、股票或不動產,股票可以轉換成現金,但有時要變賣股票時變賣不出去,意指不同水資源的特性不同,還是得綜合考量與分散風險。這中間當然還是需要國土規劃的思維。

l   目前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是公共建設,所以不會包含公共政策,但我們應該是要看公共建設有沒有對應公共政策。

l   台水公司解決1%的漏水率,依照過往近幾年改善漏水率的投資,大概九十億元,還要不斷投資,這跟新增水源是並行不悖的事情,但是愈改善到後來錢會花得愈多。

l   汙水集中的處理,如果去看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水庫營造。營建署編列經費的錢大多是給都市地區的地下水。不過政府不會因為蓋不蓋雙溪水庫就不去處理。

l   水利署希望讓苗栗人的供水達到全國的平均,而無自來水地區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過去十年平均改善的工作只編列2.5億元是不夠的,因此這次才要編120億元。

l   雙溪水梯田的建議,蔡科長已經在做了,記得之前擔任副署長的時候就跟蔡科長談過,因為這對環境有用就要做,這個方案跟雙溪水庫的概念是不一樣的,雙溪水庫是要讓翡翠水庫的供水壓力更少一點,兩者會互為幫助。

l   像是莊曜成組長提到的,水利署要把 “應” 的事項直接落實,現在有共識就是要執行。之前徐蟬娟有提到是不是能建立金水獎,讓地方政府往善的方向去做,只要這個計畫裡面做得很好,能夠解決一部分的問題。因為是競爭型計畫,若地方政府能夠利用一億元做得很好,或許可以把錢放大更好 (獎勵機制),讓地方政府往善的方向去做。

l   水環境建設不只是地方政府提出來,就從地方政府的提案去選,水利署還是有一些原則。假如新店溪有一段很重要,而且民眾覺得那邊重要,在民主政治下,地方首長就會去做。

 

民間團體第二輪意見發表: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流綜小組召集人徐蟬娟:

l   石門特別條例的時候,達到一個目標就是資訊公開、民眾參與,讓不少工程減少,也省下不少經費。從2006年到2019年13年,水利署在治水工程的總經費高達2610億元,若再加上這次水與安全的預算,經費上達三千多億。要問水利署的問題是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結束?

l   資訊公開的法令與專網建立是算及格,但能不能讓資訊公開更進一步一點?

l   民眾參與的法令是有法令來做,要讓公務員習慣公民參與,把它當成日常的事情來做。

l   石門整治計畫是NGO參與流域治理的敲門磚,當時彼此氛圍還算不錯,但是易淹水計畫下的雙溪整治就不是那個氛圍。

l   若以生態的部分來看,石門整治計畫的水泥量還是太大,但有沒有進步,水保局後來有做比較友善生態。雙溪的生態則是保住了。

l   曾南烏計畫與流綜計畫在民眾參與的工作也算不錯,可以更往前。

l   未來應推動生態檢核機制與公私協力共學,讓彼此有更多了解。

 

水利署賴建信署長:

l   石門整治計畫只有評鑑,就省了那麼多錢。現在正在開水環境改善推動機制的檢討,還要增加一個條件,使用的材料能不能增加循環經濟的可能。不只是減量,但若還是要做,是不是有可能?

l   易淹水計畫那時評估兩百九十一條河川,估計易淹水地區一千一百五十一平方公里左右。今年防汛做了不一樣的事情,盤點了內水會淹、外水氾濫、防洪設施常常被破壞,以及歷年常常致災的地方,透過疊圖找出防汛熱點。將這些資訊提供河川局長,來看河川局長如何採取行動?

l   昨天立法院提案,陳曼麗也提到生態檢核等等,但署長認為水利署已經做得比較多了,但是生態檢核要怎麼去做?需要共學。

l   集集攔河堰大家都很討厭,有揚塵的問題,但有沒有可能共學討論集集攔河堰的未來。水利設施不能只從維護的角度去看,而是要從當時的時空情境來看,是不是像大家講得那樣?

l   之前曾文水庫治理工程面臨山麻雀保育的問題,當時顧問公司說沒有影響,但做生態檢核就出來,後來找環境調查公司就是有,有可能是調查方法就是不一樣,所以有落差。或許大家會覺得沒必要做,但民間團體是來來找政府合作,那為什麼不合作?所以後來指定主任工程司去做,也把計畫,像是完工後如何復育等等,也向鳥會請教,像是幫忙山麻雀做巢箱等。

l   雙溪水庫還是要做環評,不能不做。

l   目前水利署會先調查全國各中小學要做雨水儲留的地方,並跟環境教育做結合,這也呼應全國水論壇的決議。水利署不希望只是單向地幫學校做好儲水設施

 

新店守護聯盟蘇龍明:

l   現在民眾會抗議是因為民眾不知道計畫,但要如何讓民眾對於政府施政有感?像是淡水河系整治後,若不是民眾受到環境教育,大部分的老百姓不太會去,因為他們也不知道。

l   新店溪周邊的圳道應該要把它放進去裡面前瞻計畫裡面,若能改善瑠公圳水質,營造成很好的水環境,老百姓會有感覺,因為瑠公圳的水就是從新店溪引進,但長期被政府忽略。

l   新北市政府透過都市更新推動師,可以對外推廣,把瑠公圳變成綠帶,透過水環境改善,可以改變老百姓周邊的微氣候。

 

桃園在地聯盟的潘忠政老師:

l   水利署應該要採取減法思維,新政府提出非核家園,所以要用天然氣,但是中油興建第三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會活埋藻礁區,國寶級地景就要被活埋。若政府把突堤拆掉,桃園藻礁就會變成很大的藻礁群,拆掉就是減法的思維,能不能放到前瞻計畫裡面?

l   2025年要變成非核家園,那是前瞻的想法。2025年是不是有可能在平地的溪流也可以看到溪哥,我們都忘了河流裡面有魚,要讓河川達到普通污染,但現在的標準大概就是中度汙染的程度。這才是前瞻的想法,應該要納入計畫。過去都是環保署做在水質監測,但環保署給的資料都是死的,指標都及格,但就是都看不到魚,應改用生態指標,而不是冷冰冰的數據。

l   希望各縣市有一個亮點作為未來的示範或學習標的,這個亮點有棲地營造的亮點,像是之前桃園要改善老街溪,但開蓋後,老街溪還是臭的。溪流整治不能只做一段,應該整體思考。

 

新莊社區大學周銘賢講師:

l   今天提比較多河川整治、水庫跟水環境,但雨水儲留等議題我們也滿關心。近年可食地景變得很熱門,也都有雨水儲留的設備,可是頂樓有消防法規的要求。

l   高速公路或橋的排水都是直接排下來,但其實是可以變成儲水系統,可以變成儲水工具,透過管線曲折蒐集雨水,但仍要考量橋梁安全跟載度的問題。

l   現在談海綿台灣,但是有沒有可能有海綿屋頂,,像是之前法規有要求公共設施要有1%設置公共藝術,保水儲水技術是不是也可以透過法規嵌入進去,減少推廣的困難度。

 

新北市河川保育協會李永志理事長:

l   建議投影片裡面提到「前瞻、整合跟加速」,建議將加速改成永續。

l   希望未來雙溪水庫的相關進度可以讓新北市的人參與。

 

梁蔭民:

l   投影片P.28提到遠離水患,安全移居,但環境一直不斷在變遷,除非水利署已經很能掌握住變遷了,但應該不一定真的有能力掌握,建議應該是讓民眾掌握最合適居住的地方。

l   同意潘忠政老師的想法,政府應該要清楚知道有多少汙染河段,又能夠減少多少河段,這才是最真正的前瞻。

l   簡報提到因為經濟發展,所以未來供水缺口有六十八萬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