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banner

鍾振坤:前瞻水環境建設有戰術沒戰略

前瞻計畫中的水環境建設總經費約2500億元,但遭環團及專家批評仍有缺漏,無法達成兼顧水資源、防洪及水環境等需求之目標。資料照片

鍾振坤/成功大學都市計劃系博士後研究、荷蘭台夫特大學 (TUDelft) 建築學院都市學系博士

這次前瞻計畫中的水環境建設,標榜著為面對氣候變遷挑戰,並兼顧水資源、防洪及水環境等需求,研擬了「水與發展」、「水與安全」、「水與環境」三大建設主軸,總經費約2500億元,其中「水與發展」編列經費1076億元,希望達成2024年增加供水每日90萬噸的目標;「水與安全」則編列720億元改善縣市管河川與區域排水、及431億元改善中央管河川區排及海堤改善;以及「水與環境」的280億元,預計推動各縣市親水遊憩觀光。整體計畫就經濟部說法是以105年12月召開的全國水論壇會議所形成的具體共識為基礎,然而這樣的的說法卻頗有缺漏。

一方面當初召開全國水論壇會議,完全沒有提及後續會牽連上前瞻特別預算,如此聲稱實有違信賴原則,等於是拿民眾參與背書;另一方面,全國水論壇比較屬於綱要性、概論式之會議,希望集大眾之力,整合未來各個面向可能產生之議題及發展方向,基本上內容是求多而不求精,因此在預算的安排上也會與前瞻計畫的特別預算的性質有根本上的差異,前瞻特別預算因為是以舉債的方式進行,因此必須具備必需性與急迫性,因為是舉債,錢更要花在刀口上,因此計畫內容是求精而不求多,要清晰明確的直接命中問題的要害。目前前瞻水環境計畫中所顯現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因為缺乏一個清晰明確的戰略方向,使得相關部門只能就現有推動中、規劃中的計畫,統包成一個大包裹,來應付上級交付的預算框架。

以「水與發展」的主軸為例,石門水庫防淤隧道、烏嘴潭人工湖是進行中計畫;加強集水區治理、大安大甲溪水源聯合、雙溪及天花湖水庫是本就規劃中的計畫,上述計畫就佔了總經費的6成約600億元,這些本應透過正常預算編列、監督的預算,卻一併包在這次的特別預算裡。並且計畫中所設想的到2024年水資源的缺口每天90萬噸也頗有問題,因為隨著台灣少子化、自來水漏水率改善,台灣的生活用水需求應該是呈現負成長,以水利署提出的「台灣中部區域水資源經理基本計畫」為例,大中部地區生活用水推估從100年的192 萬噸/日、降到105年的186萬噸/日、到120年的177萬噸/日,降約7.5%,然而實際105年供水量約150萬噸/日,已遠低於推估量,若等比例推估,120年的實際用水量應為135萬噸左右,還可以省15萬噸的水。

因此在民生用水有餘的情況下,用水還會產生缺口的原因就是工業用水無計畫的擴張,然而用這樣砸大錢開闢水資源來支應產業用水的方式,似乎與全國水論壇會議結論中,希望優先以再生水支應新增產業用水的方案不符。這也凸顯了整個主軸策略模糊、臨時拼裝的處境。

以「水與安全」這條軸線來說,主要仍是以區排整治為主要計畫內容,基本上就是水利署的傳統業務,這種傳統的水患治理方式,其效益多年來已不斷的被新的概念檢視及批評,如:韌性城市、海綿城市等,更遑論有任何的前瞻。並且,其計畫內容與先前8年800億元的《水患治理特別條例》、6年660億元以流域綜合治理的「治水特別條例」多所重疊,在對前兩個計劃都還未仔細檢討評估其效益之前,又貿然的投注更大筆的經費,只是凸顯了計畫的倉促與不周延。

「水與環境」這條軸線的內容在前瞻計畫中幾乎是一片空白,美其名是競爭型計畫由各縣市提方案,但也顯見這些計畫一點也沒有急迫性,根本就不該列入特別預算。除此之外,計畫中對水環境改造的作法也是十足的本末倒置,台灣都市的水環境惡劣並不是台灣缺乏空間、景觀設計的人才,而是台灣多年城市發展一直把河川水系當作污水排水系統,使得水系髒臭、無人敢親近,水環境才成為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的空間元素,因此台灣的水環境營造首要就在於水質改善,乾淨的水質自然會形成良好的棲地環境,也自然會形成良好的景觀,在水質未改善的前提下,任何景觀設施的投入都是多餘的工程。

台灣水系的水質改善是棘手的大問題,要解決這個歷史沉痾主要須嚴肅的面對三大問題:

(1) 污水下水道普遍不足的問題,以各縣市整體污水處理率來看,僅雙北勉強達成8成左右,其餘地區除基隆、桃園、新竹、高雄超過5成外,其他地區皆低於5成,可以顯見問題的嚴重性,然而因為污水下水道是擾民且沒有掌聲的工程,以致地方首長沒有太積極的意願。

(2) 農業灌溉系統排水的污染問題,導因於大規模的農地被工業及畜牧業違規使用後所排放之廢水,這些廢水由於污染源分散、成分及位置不明,並且由於業務跨不同部會 (包含經濟部工業局、水利署、農委會、環保署) 使得取締棘手。

(3) 雨水下水道污染的問題,雨水下水道主要設置於道路兩側之側溝,導因於台灣庶民特殊的消費型態 (沿街攤販、夜市、沿街傳統市場) 將廢水直接排入路邊側溝,使得雨水下水道被污染,這也是為什麼台北地區雖然擁有很高的污水下水道普及率,淡水河水質依然不佳的主要原因。

上述三個水質污染的問題都是大工程,任一個工程都不是前瞻水環境項目中編列的280億元可以解決的,我想前瞻計畫如果願意將經費主力投入全台灣的水質改善,讓所有台灣經過城市後的河川依然保持乾淨,相信這樣的計畫會讓大部分的台灣人感動,並且,一條乾淨的河川不只是當世的居民受用,更是造福後世的子孫,這樣動用特別預算舉債就有意義。與其用大雜燴的方式包裹出一個定位不明、急就章的計畫,行政院真該撤回目前的前瞻計畫,想想甚麼才是切中要點,現在不做、未來真的會後悔的前瞻計畫。

引用自: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622/1145020/applesearch/%E9%8D%BE%E6%8C%AF%E5%9D%A4%EF%BC%9A%E5%89%8D%E7%9E%BB%E6%B0%B4%E7%92%B0%E5%A2%83%E5%BB%BA%E8%A8%AD%E6%9C%89%E6%88%B0%E8%A1%93%E6%B2%92%E6%88%B0%E7%95%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