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banner

「石門學」共學 不一樣的石門水庫

作者:周銘賢

 

『多久沒來石門水庫?還停留在活魚、亞洲樂園、阿姆坪的露營?

今日壩頂的天際湛藍,可以無礙的直視觀音、大屯對峙的岬口,溢洪道下方的排沙、排洪隧道正進行着預防性的洩洪,由消能戽斗躍起的兩道水浪間,繽紛陽光折射出一條浪漫的彩虹橋,後方的水庫溋滿,依着石門、溪州山緣,第一次清楚的意會到,那竟是55年前上游舊大漢溪的迤邐曲線,「石門」…真的不同了,歲月滾動出好多的細節,堆疊出層層深厚的內涵…

利奇馬颱風來襲前,全促會邀集30幾位文史、生態、藝術相關的社大校長及講師到水庫現場一起走讀共學「石門學」。

共學之初由北水局江局長以「老照片」說故事談水庫的身世為軸,輔以工程人員實地引導的柔性走讀方式進行,完全跟過去水利工程人員解說時慣常使用的專業語彙或解釋剛性難懂的水理數據不同,藉由公私雙方坦誠面對面的共學討論,讓過往田調口訪大漢溪中下游居民過程深刻烙印在內心,居民因水庫建設政策主導下,被迫不得不面對的產業轉型、生活困頓怨懟情緒完全顛覆,更讓自己從民間感受單一視角轉換成多方較具全面的看待這運作近一甲子的水庫。

過程中,在公私協力開放性討論的共學架構下,北水局雖僅公佈極少數檔案室內存放的影像、文字資料,卻揭開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建庫艱辛及諸多水利工程先進的刻苦事蹟,從分享中更讓人發現了許多過去攸關台灣市鎮發展、經濟轉型、都會樣貌變化、防洪治水工程、水資源…等運用的諸多成因,竟都是從石門水庫萌芽「長出」的!

「石門」不僅有别於其他水庫並無隨着歲月增長漸失漸減功能,甚而從原本單一灌溉的農業用途,藉著多次幾近摧毀的風災(葛樂禮、艾莉、海棠等)淬煉反而愈輟愈勇蛻變成兼具環教、蓄洪、灌溉、民生、發電、觀光等多功能全方位的文化景觀水庫。』

 

 

本文轉載自周銘賢老師個人臉書 https://reurl.cc/VKog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