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banner

從歷史圖資探討臺灣河道及沖積平原的地形特徵與土地利用變遷【流域智庫沙龍後記-下篇】

 

下半場沙龍針對濁水溪揚塵議題進行討論,先由第四河川局李友平局長分享,說明濁水溪揚塵問題是受到一連串因素影響而導致,過去濁水溪尚未束堤前,由中上游搬運下來的大量砂源,大多會堆積在河道兩旁彰化、雲林地區。但束堤後河流行水區受到限縮,使現今之砂石主要堆積在河道內,而形成「河中沙洲」,在冬季多日不雨的情況下,沙洲表層乾燥的細沙便會隨東北季風吹運,因而形成了濁水溪一帶的「揚塵」。

 

李局長也提到除了「河川」是動態的過程,「沙」本身也是動態的。受到束堤的影響,以及近二十年來包括921大地震、辛樂克、桃芝和莫拉克在內的幾次重大天災影響,現今濁水溪河床的沙比過去多出許多,經計算目前濁水溪從上游至下游河床有著3億立方公尺的沙,目前濁水溪主要的揚塵來源是在西螺大橋至出海口的這25公里之間。李局長提到曾有當地民眾無奈地向他反應判斷「揚塵」問題嚴重與否,不需儀器監測,只要在桌上輕輕一撥便可知道,居民們也常自嘲他們平常都是「吃飯配沙」,由此可看出居民對於揚塵問題的感受相當深刻。

 

目前濁水溪口的沙洲受到六輕工業區對沿岸流阻礙的影響,沙無法順利被帶往外海,因此大量地在河口堆積。李局長提到,過去曾有人提出透過「抽沙」的方式將河道內的沙排至出海口,但抽沙需要大量用水,濁水溪無法負擔如此龐大的用水量,況且抽沙至外海後,也可能對沿岸漁民的生計造成衝擊,因此該作法並不可行。

 

然而,第四河川局為了改善揚塵對於當地民眾的影響,仍有進行許多的防治措施。例如植草固沙,在沙洲與沙丘上種植馬鞍藤等植物,另一作法為保持河道中有水,維持河道濕潤便可減少東北季風吹拂時的揚塵。河川局也與下游西瓜農溝通,希望農友可以將整地時程提前至雨季,藉此錯開揚塵嚴重月份,目前也有許多農友願意配合,協助減少揚塵來源。

 

下半場沙龍後段,由雲林縣山線社區大學黃莉婷執行長針對濁水溪沿線的「民眾參與」進行分享,她提到過去民間與公部門對於「揚塵」問題多是對立的,但近年河川局在濁水溪整治方面成效不錯,許多民眾也給予正面肯定。黃執行長也說到為了讓在地民眾能認識濁水溪揚塵議題,社大致力於從歷史與文化面切入,並搭配走溪行程,讓民眾能正確瞭解濁水溪揚塵的原因。針對濁水溪揚塵的防治,黃執行長也提出可以仿效日治時期,當時居民為了防風沙,多會在田間種植樹林,像這樣改變耕種方式,或許也可作為改善揚塵問題的做法之一。

 

沙龍的尾聲,由沈副教授、黃執行長與李局長分別作總結。沈副教授認為飛沙整治從日治時期即開始,但過去因為人口增長快速,台灣許多的邊際土地被開發,現今也可發現自然災害主要發生的區域,大多就在這些邊際土地上。因此,未來政府應該要在國土規劃時,讓民眾能了解原先自然環境的緩衝帶,與一般地區相比有著較高的災害潛勢風險。黃執行長則提到她希望透過「公民教育」與「流域共學」等方式,讓民眾可以了解「環境變遷」的脈絡,一同找出人與土地共處的模式。李局長則表示人與環境的相處模式都是「動態」的,不管在哪個時代,人們都會盡力找出與環境好好共存的方式,希望大家能共同為我們的環境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