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banner

【10/24流域智庫沙龍】由台中市的筏子溪、東大溪看河川的整體規劃變遷暨水域環境治理討論

 
全促會長期關注與提倡水域治理民眾參與議題,故定期舉辦流域智庫沙龍,邀請公部門以及相關領域專家就水域治理議題進行討論。本次沙龍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階段由以樂工程王順加總經理說明過去兩年筏子溪及東大溪流域治理計畫。第二階段由公部門提出過往治理經驗,以及民間對於全國水環境改善計畫的願景。
 
 
第一階段由王總經理介紹筏子溪流域計畫:
 
#筏子溪
筏子溪計畫由三河局拿到水利署的經費後,委託市政府執行。筏子溪源頭來自十三寮、大雅排水,本身為天然河川,流經都市發展的邊界,兩岸新市鎮、七期、八期的開發,以及中科的產業發展,乘載防洪及產業用水的需求。
 
筏子溪周圍為都市計畫區的農業區,經過台74線,面臨農業區違規使用的問題,像是住宅、工廠、T壩、廢棄物、鴿舍、廟宇、土石方、家禽場等,尤其左岸違章工廠情形嚴重。而目前上位計畫為台中市國土計畫,由農業區轉為都市儲備發展區,主要為了產業而儲備。另外,在防洪計畫沒有滯洪池的設計,上、下游沒有人想做分洪,致使防洪壓力很大,要做都市型防災。
 
由於上述周邊土地利用以及支流,造成不同程度的汙染。下游違章使用較少、有軟礫石、大肚山山脈的湧泉,生態環境反而比上游好。如此盤點下來,對流域的特定區域去做水質改善,例如與東海大學共同做公私協力治理東大溪。
 
市府欲透過全國水環境改善計畫來改善水質,但計畫過於龐大,且污水截流後,後續的管線因為商家每天營業的因素,難以進行污水接管。所以以樂把林厝、東大溪的無法後巷接管的盤點出來去做礫間處理廠,在污水進入廠區之前,先處理油汙。
 
生態的部分,有白甲魚、南海溪蟹,下游水質較好,中游鳥類多樣性高,上游為低生態敏感。早期為了農業灌溉做了很多水利固床工,落差約2.5-3公尺,有大量垃圾卡住的情形。故選定特定濕地做復育,荒野接手辦工作坊和環境教育,來讓學生親近河川。另外,上游河段是平岸且有水防道路的,所以出現有人大量傾倒垃圾的情況。
 
以樂目前規劃復育濕地,做環境教育。臺灣大道以南的河段作為迎賓河段,河道兩側利用當地樹種做植栽,植栽遮蔭且防止丟垃圾,利用王田圳攔水堰做輕艇的訓練。利用自行車道把岸邊道路串聯起來,從高鐵站通到探索館,後續營運管理經費希望有贊助費用。
 
#林厝排水
因為污水截流不能後巷接管,去盤點出來後,用公共設施用地來做礫間淨化,把林厝排水的水淨化後排到筏子溪。以樂在這裡改善水質、做生態固床工及打掉部分固床工做成緩坡。種植光蠟樹、苦楝以及做白鼻心的獸道。
 
#東大溪
東大溪為筏子溪的支流,集水區位於東海別墅下,以前是野溪,現在水源大多是夜市的水。此為跟東海大學合作的計畫,東海提供地給河川局使用。希望固床工中間50公分切缺口,做出綠色廊道,除了礫間處理外,要先把油汙先清除,讓溪有自淨的功能。
 
王總經理說明了整個筏子溪流域的治理規劃,觸發了與會者結合自身經驗所提出的回饋,我們會在下篇呈現與會者的討論,敬請期待。
 
第二階段與會專家與自身背景經驗結合,做出進一步的討論:
 
廖桂賢教授指出新加坡ABC計畫做了整體規劃,系統性做出計畫的先後次序,並把新加坡分成三大流域,台灣應在水域計畫有個藍圖。另外,若公務機關如果要申請全國水環境計畫,重點不在設施,應針對水質改善為主。
 
楊佳寧博士提到河相計畫的企圖在於翻轉水位控制的治水思維,且更重視流速的控制,建立治水思維的根本後,會尊重河川的自然樣貌,去打破治理的兩條線。而筏子溪的關鍵在於流域周圍的人願不願意改變,不然由上而下需要經費且難度很高,先與當地店家交流,從既有問題去改善。
 
劉柏宏老師表示Master planning宏觀而對環境友善的概念值得參考,透過社群的力量,使民眾根本性的觀念修正,同時公部門將資訊轉化成民眾可以接受的語言,讓政府跟民間共同推動水環境改善。
 
水規所陳春宏所長指出由地方政府提出計畫,以地方角度會比中央規劃給地方容易。另外,流域環境要從四大面向去看,包含土砂、水資源、水質、生態,如果我們只針對河川內部的復育和營造是不夠的,因為污染都來自區域外,整個宏觀去看才能針對問題治理。
 
河海組林宏仁科長提出河川呈現的是治理末端的結果,所以要去處理水質、水量等問題。希望有一個完整歷年資料精算河川自淨的時間、汙染的來源,水利署和各部會可以共同提出資料,再交給專管單位去處理。
 
最後,觀察家黃于玻總經理建議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應雙管齊下,讓公部門原有的制度、專業知識培力導入,民間慢慢孵育經驗且出力支持政府。此外,前瞻計畫若是把錢都花在景觀設施上,20年後還是需要一筆維護管理費用。因此,前瞻應著力在人員培力,培養環境思維,20年後當他們成為領導者,實際影響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