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banner

美國拆除900座水壩後,生態恢復速度驚人:腳下全是魚!

近日武漢爆發洪災,災難中的國人在反思,信誓旦旦的幾百億抗洪資金哪里去了,雄心壯志的三峽到底起了什麼作用。黃萬裏關於三峽的12個預言中有11個應驗了。而美國近年來卻在拆除水壩,水壩拆除後,大自然自我恢復的能力讓人震驚。 

2014年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網站8月3日稱,美國緬因州生物學家納特•格雷說:「看看你腳下,全都是魚。」在湍急的錫巴斯蒂庫克河裏,成千上萬條灰西鯡的銀色脊背,在水中時隱時現。

6年前,這裡還沒有灰西鯡。而格雷估計,今年夏天,這裡灰西鯡的數量可能已經達到300萬條。在下游的兩座大壩被拆除後,這些魚來到這裡,通過一個造價100萬美元的水力魚梯,排隊躍過這座高27英尺(1英尺=0.3048米)的水電大壩。格雷說:「你所看到的,是人類對於財富是什麼這個問題,在觀念上的變化。」

拆壩緣於觀念改變

位於溫斯洛和奧古斯塔的兩座下游大壩的拆除,使河流從本頓瀑布開始,自由地奔向63英里(1英里=1.6093公里——本報注)以外的大海。水壩,曾被視為現代工程的壯舉,是人類改造大自然的標誌,如今,它們正在被拆除。一些水壩被拆除是出於安全考慮,一些則是因為維護成本太高。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拆除水壩是為了恢復河流的原貌。

在過去25年裏,近900座水壩被拆除,當初修建它們,是為了給機器提供動力、蓄水、灌溉或利用水力發電。現在,每年都有50至60座水壩被拆除,其中有早已被人遺忘的廢石堆,也有高聳的混凝土大壩。環保人士說,隨著大壩被拆除,大自然復原的速度令他們吃驚。

已經在緬因州從事河流保護工作16年的勞拉•羅絲•戴說:「我們開始承認那些曾被我們丟棄的價值。人們認為,拆除水壩只是為了魚類。但以後他們會說:『啊,鷹多起來了!啊,水更清了!啊,我真是喜歡奔流的河水!』」

邁克•喬斯林是這些驚訝的人中的一員。他在本頓瀑布的埃塞克斯水電站工作,負責維護魚梯。每隔8分鐘,灰西鯡們便湧進一個箱子,然後被從下游帶到上游。在30英尺高的上方,大門向它們敞開,魚兒們飛快地遊過去,通過塑膠管道(在這裡,電子計數器會記錄通過的魚的數量),進入河流上游,繼續它們的遷徙之旅。喬斯林站在這套設備旁邊,檢查著自己的筆記本。前一天,他一共幫助95200條魚通過。

喬斯林承認,他剛開始操作魚梯時,認為這是一項愚蠢的工作。後來,他在大壩下釣魚時,發現了條紋鱸魚,這是一種以灰西鯡為食的魚類,它們也開始在這條自由的河流中游來遊去,尋找獵物。他說:「現在,我的觀念完全變了。灰西鯡對於環境十分重要。」 

曾經引發激烈論戰

新英格蘭和大湖地區散佈著很多水壩,它們是100多年前為了磨坊和工廠修建的,美國河流保護組織說,這兩個地區拆除水壩的數量最多。其次是加利福尼亞和太平洋西北地區。

迄今為止拆除的最大的水壩,是2011年拆除的高108英尺的華盛頓埃爾瓦大壩。為了拆除這座大壩,原住民和環保人士與保守派政客進行了長達20年的激烈論戰,後者反對這一提議,認為代價太高。8英里以外的格蘭斯峽穀大壩(高210英尺)的拆除工作,已經接近尾聲,這將解放70英里的埃爾瓦河段,使太平洋中的鮭魚得以進入。而弗吉尼亞州拉帕漢諾克河上的恩布裏大壩的拆除,可能是最壯觀的:工程師們用了600磅炸藥,在大壩上打了一個洞,把這條河引入切薩皮克灣。

但拆除水壩並不完全是為了魚類,這有時還涉及經濟利益和安全。美國土木工程師協會去年在對基礎設施的評估中,給水壩的安全評級為「D」,並指出,2000多處「高危」水壩存在結構缺陷。該協會警告說:「全國的水壩都在老化,高危水壩的數量正在增加。」

這是一種真實存在的威脅。1972年,西弗吉尼亞州布法羅克裏克的一座水壩崩潰,導致123人喪生。同年,南達科他州峽穀湖大壩垮塌,238人遇難。訪問 http://wzk.im/0U1mli看內幕。1977年,喬治亞州的一座大壩倒塌,導致洪水衝進一座聖經學院,造成39人死亡。

這些悲劇給水壩的所有者造成壓力,因為他們負責水壩的養護,並且要對水壩倒塌負責。很多水壩的所有人,在拆除水壩和高昂的維護費用之間,選擇了前者。

水壩是隨著美國人口的增長而迅速普及的。人們修建水壩,起初是為了蓄水,用於在旱時灌溉莊稼。後來,新英格蘭的火藥廠、麵粉廠和紡織廠主發現,水壩可以增大槳輪的力量。數以千計的河流被水壩截斷,上下游的人們開始抗議、起訴,甚至暴動。但這些努力通常以失敗告終。

現在,美國擁有約8萬座高於6英尺的大壩,小型水壩的數量超過200萬座。

恢復河流自我維護

現代環保運動於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興起,水壩開始受到質疑,建設速度也開始放慢。到了80年代,每年都有十幾座水壩被拆除,但緬因州肯納貝克河上的愛德華茲大壩的拆除,被視為一個標誌性事件。1999年,依據聯邦能源管制委員會的命令,這座長917英尺、高24英尺的水電大壩被拆除,該委員會認為,這座大壩危害了魚類。這是河流保護的需求首次戰勝發電需求。

水壩危害的不只是魚類。河流的沉積物和養分,對於河流和下游土地的健康十分重要,而水壩會阻斷這些物質的流動。被水壩攔住的水體流動緩慢,溫度高,不適合那些喜歡清澈、流速快、溫度低的水體的生物生長。水中的含氧量下降,沉積物淤積,有毒物質增加。水草和藻類植物迅速生長,鳥兒開始到其他地方覓食。

馬薩諸塞州生態學家愛麗森•鮑登說:「我們的目標是,讓河流在最大程度上恢復原貌。」鮑登估計,該州約有3000座水壩。她說:「我們真的認為,能回到17世紀嗎?不會的。但是,我們希望,盡自己所能,讓河流恢復自我維護的狀態。」 

※資料來源:新唐人